Post Jobs

都必须尊重世贸组织成员的普遍意愿,汇率操纵国

编辑: 杨雪

编辑: 陈雨昀

自中国入世以来,美国便常拿人民币汇率问题“说事”。早在2005年,就有美国联邦议员提出所谓“货币法案”,指控中国操纵汇率并扬言征收高额反补贴税,试图迫使人民币大幅升值。但自从中国1994年实施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来,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程度显著提高。在刚刚结束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中国的第四条款磋商中,IMF指出人民币汇率大体符合基本面。本届政府上任以来,美国财政部连续向国会提交的五份半年度汇率政策报告,也都未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

美国一些人应当认真反思,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在世贸组织先后提交的两份关于发展中成员地位问题的提案,都受到普遍反对。显然,他们没有站在人心的一边,没有站在正义的一边,就必然处处碰壁,不能得逞。

回顾国际经济史,用“汇率牌”打压竞争对手,是美国的惯用手段。比如,上世纪80年代初期,日本发展成为新兴制造业和贸易大国,这被美国视为对自己经济霸权地位构成挑战。当时,美国出现财政赤字扩大、贸易逆差大幅增长的情况,于是打起美元贬值的算盘,试图借此扭转其国际收支失衡局面。1985年9月,在美国主导下,日本、联邦德国、法国、英国同美国达成“广场协议”,推动美元对世界主要货币短期内大幅贬值,并最终给日本经济陷入衰退的二十年埋下伏笔。

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是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基石,不是任何一个成员或少数几个成员的私产,其权威和效力应得到尊重和维护。在世贸组织164个成员中,近2/3是发展中成员。“特殊与差别待遇”是世贸组织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的重要体现,其目的在于保护发展中成员受到公平对待。大多数世贸组织成员都主张,无论世贸组织怎么改革,都必须维护这些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任何规则的制定和修订,都必须尊重世贸组织成员的普遍意愿。任何无视世贸组织规则严肃性的举动,都是背离公道。

此外,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美国曾多次认定韩国等经济体“操纵汇率”,迫使其增加汇率弹性、放松资本管制,促使其货币对美元升值。德国、意大利、日本、新加坡等国也都登上过美国所谓操纵汇率“被观察国”名单。可见,为维护绝对的经济霸权,美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竞争对手,包括所谓的“盟友”在内。

无视规则,就是违信背约,必然受到正义的谴责和规律的惩罚。针对美方多次阻挠任命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法官,导致上诉机构因人手不足面临停摆窘境,114个世贸组织成员6月联合发表声明,要求美国立即停止对世贸组织司法任命的阻扰。针对美国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来自国际社会的批评之声持续不断。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联合创始人弗雷德·伯格斯滕的看法很有代表性——美国的单边做法是在“孤立自己”,不会有任何国家追随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