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您觉得有没有用,为何习近平总书记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图片 1

张国焘坚持错误,率红四方面军部队南下,另立“中央”,公然走上分裂党和红军的道路。张国焘的分裂行为,在红四方面军中也很不得人心。红四方面军南下后,在作战中伤亡很大,难以立足。最终,张国焘被迫取消另立的“中央”,同意北上。

如何更高效地学习?这是不少学子的困扰。而广东实验中学学子与诺贝尔奖得主面对面探讨了这个问题。11月8日,2006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美国马萨诸塞州大学医学院分子医学教授克雷格·梅洛来到省实高中部,为该校高一年级全体同学带来学习方法指导报告。

故事中的向南走还是向北走,对于当时的红军来说可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一个大的战略问题。

“能面对面和诺贝尔奖得主交流,觉得非常震撼,也深受启发。”广东实验中学高一学生陈洪锦表示,讲座不仅让他收获了学习方法,还学习到了人生的真理,要敢于尝试,勇于实践。

我们所要坚守的政治方向,就是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就是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

南方日报记者 马立敏 通讯员 陈岸春

在谈到政治方向时,习近平总书记提到长征中的一个故事,发人深省。

编辑: 林涛

为何习近平总书记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其背后有何深意?这个故事是如何发生的?

“梅洛教授,有些书会教提高学习效率的方法,您觉得有没有用?”“梅洛教授,您怎么看待‘学习使我快乐’?”“梅洛教授,您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获得诺贝尔奖?”在学生提问环节,同学们纷纷就自己感兴趣的、困惑的问题与梅洛展开了深入的交流。

来源:求是网

梅洛作了“学习的效率与效果”的主题报告,就高中生如何有效地学习、科学地学习,如何将学习的效率和效果最优化等问题提出了诸多有益的建议与策略,鼓励同学们勇于实践,坚持探索。

为解决这个分歧,6月26日,中共中央在两河口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一致通过了周恩来、毛泽东等多数人关于北上的意见。张国焘也表示同意。6月28日,根据会议精神作出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战略方针》指出,红军应集中主力向北进攻,以创造川陕甘苏区。8月3日,红军总部制定进军甘肃南部的夏(河)洮(河)战役计划,并把红一、红四方面军混合编成右路军和左路军。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随右路军行动,左路军由朱德、张国焘、刘伯承率领北上。

您觉得有没有用,为何习近平总书记讲了这样一个故事。省实校长全汉炎介绍,克雷格·梅洛教授与安德鲁·法尔教授一起发现了RNA干扰现象,该研究成果应用于临床医学和农业等众多领域,用以开发对病毒感染、心血管和癌症等疾病的新疗法。他表示,在人类命运日益成为共同体的今天,当科学精神与人文关怀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时候,科学成就将造福更多的生命。梅洛教授与安德鲁·法尔教授的科研发现就是这样一项“令全人类获得裨益”的重大成果。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这个故事中,“南下”和“北上”的不同,不仅仅是部队行进方向的不同,更是政治路线和政治方向的分歧。正如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元帅后来回忆指出:

在聘任仪式上,全汉炎将“广东实验中学教育顾问”聘书授予梅洛,并代表学校赠送纪念品,鼓励学生们学习梅洛不断探索钻研、勇攀科学高峰的学术精神。

政治方向是党生存发展第一位的问题,事关党的前途命运和事业兴衰成败。

当时的川西北地区人口稀少,经济贫困,不利于红军的生存和发展。而在此以北的陕甘地区,地域广阔,交通方便,帝国主义势力和国民党统治薄弱,而且靠近抗日斗争的前线华北。中共中央根据这种形势,主张红军北上,建立川陕甘革命根据地,以便在北方建立抗日的前进阵地,领导和推进全国的抗日救亡运动。但张国焘却主张红军应退却到人烟稀少、少数民族聚居的新疆、青海、西康等地,以为这样可以避开国民党军强大的军事力量。

2019年第14期《求是》杂志刊发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文章《增强推进党的政治建设的自觉性和坚定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