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这是第一次参加国庆表演,这三个数字代表广州居民收入增长的新飞跃

图片 1

图片 2

10月1日晚,国庆70周年联欢活动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演,氤氲盛典,光影共舞,全场欢腾。广东佛山南海黄飞鸿醒狮队登台亮相,用精彩的动作和高超的技艺,向祖国献礼,赢得了热烈掌声。

9月28日晚,700多栋建筑、10座桥梁、两个广场,璀璨灯光飞往珠江两岸,一场华丽的国庆“灯光秀”在广州上演。

演出道具重了三倍,加练力量体能

从全国第一个灯光夜市西湖路灯光夜市到如今的“灯光秀”,在广州,变幻的不止光影,还有串串数字。200,59982,300。

在联欢舞台上,随着音符的变化,来自佛山的“南狮们”娴熟地舞动、跳跃,营造出热烈喜庆的氛围。

这三个数字代表广州居民收入增长的新飞跃。

表演结束后,叶仲铭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这是第一次参加国庆表演,而且是70周年,意义重大,深感荣幸,也压力山大。”

1952年,广州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200元。2018年,这个数字升到59982元,是1952年的近300倍。七十年来,广州变了,从温饱不足向全面小康的飞跃,民生成绩就藏在广州城市居民家庭生活数据的变化中……

今年39岁的叶仲铭,自幼跟着父亲和师傅舞狮子,当旗手,投身南狮文化已有31年。从一个喜欢舞狮的小孩到成为这项传统民俗的传承人,他多年来见过很多“大场面”,曾参加全运会开幕式和三届春晚的表演活动。但他坦言,这次联欢表演难度更大。

从“吃得饱”到“最靓的仔”

为了给祖国献礼,包括他在内的90人团队已经精心准备了3个多月。

每到深夜10时,满载海鲜的货柜车驶进广州西北角的一个市场,打破这里的宁静。紧接着,货柜车鱼贯而入,3万多平方米的市场人声鼎沸。这是华南最大的水产市场——黄沙水产交易市场。

“规格和专业性非常高,必须有新的动作和表演方式。我们按照导演组要求,提前讨论并准备了三套方案,有备而来。”叶仲铭说,传统南狮是用锣鼓鼓点来打节拍,为了在舞台演绎,这次的“节拍器”改为了音乐歌曲,需要适应;另外,因为夜间表演需要,服装和演出道具都比日常的要重,后者足足重了三倍,这对演出人员的体能等是一个考验。在休息期间,叶仲铭带领队员们加练体能和力量,以展现最好的风采。

食在广州,鱼为先。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今晚的活动中,刚劲威猛的南狮表演得到了观众们的喜爱。

生活在想吃啥就买啥的年代,今天的年轻人无法想象,计划经济时代,想吃活鱼都难。但又有谁能料到,广州“凭票供应”的坚冰最后竟被一条“活鱼”打破。

轻伤不下火线,“后生仔”精神可嘉

1978年12月,广州放开河鲜杂鱼价格,成立了全国同行中第一间国营货栈。随后,广州率先放开鱼塘和冰鲜鱼市场,允许计划外水产品议价成交。

南海区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南海区文广旅体局局长梁惠颜介绍,区里在今年6月底接到这次表演任务后,两天内组织了100多名队员,最终导演组从中挑选了88名队员,在南海先集中培训一个月,然后再赴北京集中训练。

几年后,广州水产市场全面开放。市场开放,各地的鱼都争先恐后地“游”了过来,作为全国第一个解决“吃鱼难”的大城市,广州谱写出“从人追鱼到鱼追人”的故事。

这些队员绝大多数来自南海黄飞鸿醒狮队,有8名来自东莞。南海还派了一名音乐老师和一名编导,协助排练、走位等。

伴着“鱼”的游走,广州一系列农副产品价格改革均创全国先河。

“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组队任务,在于南海的南狮文化传承工作扎实,有良好的群众基础,有常规队伍和俱乐部,而且成为一个旅游品牌,每天都有南狮表演活动。”梁惠颜介绍。

广州的“吃货”,终于迎来春天。

成立于1996年的南海黄飞鸿醒狮队,是传承南狮文化的中坚力量,在湛江、茂名、东莞、广州从化、湖南、陕西等地设立了9个分会,佛山总会人数达120多人。

那时的电影可以为证,白切鸡、乳猪、肠粉,1984年的电影《雅马哈鱼档》一开头就让人流口水。

“由于要保证在祖庙和西樵山的日常醒狮演出,部分队员必须留守佛山,错过了这次北京表演,他们都感到很遗憾。”叶仲铭说。这次赴京表演的队员们非常年轻,最小的14岁,最大的35岁,平均年龄在20岁上下。有一个正选队员扭伤了腰,因担心上不了场而落泪。“他心有不甘,戴了护腰坚持训练。”

上世纪八十年代,广州城市居民只顾“温饱”,九十年代追求“吃得好”,二十一世纪以来追求“吃得健康”。

训练期间,梁惠颜曾到北京探望过队员们,她说,孩子们都晒得黝黑,两眼炯炯有神,长大了,更有男子气概了。“有的队员病了伤了,也不愿意留在宿舍,而是跟着大队伍,看动作学习,精神可嘉,让我们为之感动、骄傲。”

广州市统计局的数据可为佐证。1988年,广州城市居民人均食品消费首次突破千元,2012年突破万元大关,2018年达13549元,比1980年增长了35.9倍,恩格尔系数从1978年的62.0%下降至2018年的32.1%,从解决温饱阶段跃进全面小康阶段。

南方日报记者 胡良光

爱吃的广州人同样爱“赶时髦”。改革开放前,物质供应缺乏,居民生活困难,穿衣仅为“御寒遮体”,一衣多季,缝缝补补又一年,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编辑: 林涛

以前凭布票领布料裁衣,布料颜色尤为单调。改革开放后,穿着夹克、牛仔裤,戴着蛤蟆镜,在各式的时装店中定制自己喜爱的服饰,广州人就是街上“最靓的仔”。

衣着的变迁折射出城市居民生活水平的演变。随着经济发展和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居民的衣着消费观念不断提升,衣着消费不再单纯追求保暖实用,人们对衣着愈加追求时尚,档次提高、个性化增强、流行周期缩短。

1980年,广州高第街成为全国第一条经营服装的个体户集贸市场。如今走入国内商场,欧时力、哥弟等一系列“广州血统”的服装品牌随处可见,广州服饰引领全国潮流。

数据不会骗人。2018年,广州城市居民人均衣着消费2277元,比1980年增长45.5倍,占消费支出比重从1980年的9.4%下降至2018年的5.4%,生存型消费比重不断下降。

从4平方米的房到凭“买买买”见证多个第一

一条逼仄阴暗潮湿的走廊,两侧是单间,卫生间和水房为公用,家门口的煤炉子就是厨房。

几代同堂多拥挤,家人杂居无私密。这是1980年的写照,那时广州人均居住面积是4平方米,不到5平方米的空间不比一张双人床大,大多数广州家庭都蜗居在不足15平方米的筒子楼单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