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参预活动的客户通过步数共抽中17.9亿个QQ,人工智能行当到底怎么能

“未来5到10年,对社会改变最大的将是人工智能(AI)。人工智能将深刻改变社会,代替很多岗位,也会创造出很多新的岗位。哪个国家掌握了人工智能的话语权,就掌握了全球的话语权。”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说。

图片 1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浙江、安徽、辽宁等地调研了解到,企业普遍反映缺乏人工智能人才,认为随着AI在各个行业的应用不断深入,人才需求会越来越强烈。当前,对于人工智能人才培养,院校、企业在人才培养定位、模式、校企结合等方面仍存在困惑。

“2018春节,你是宅在家还是外出走走?”据腾讯QQ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初一至初三,2.1亿多人加入“走运红包”,活动大潮,共抽取17.9亿个红包。

行业火爆人才稀缺

天气没有阻碍国人运动的步伐,春节期间国人平均每天走5347步,较去年同期进一步提升。如今的中国人比我们自己想象的更爱运动、更爱健康!

人工智能行业到底如何火爆?“到处都喊着要人才。”东北大学机器人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张云洲这样形容。

数据显示,初一至初三全天,QQ“走运红包”活动参与用户数达到2.1亿多人。参与活动的用户通过步数共抽中17.9亿个QQ“走运红包”。而在活动期间,抽取QQ“走运红包”用户的行走步数累计达到3.4万亿步,约等于22.4亿公里,相当于在地球到火星之间往返20次。

过去几年,科大讯飞辽宁分公司每年从高校招毕业生,人数都在1000人以上,2018年预计将达到2000人以上。“随着AI在各个行业的应用深入,人才的需求会越来越强烈,对高精端人才的需求会更加旺盛。”科大讯飞辽宁分公司总经理江厚军说。

今年,参与QQ“走运红包”的用户平均每天走出5347步,比去年共计多走出了359亿步。健康意识正在全民普及,春节期间大家也希望能有更加健康的生活方式。

在人工智能企业较为密集的杭州,创始人们同样为“招人”而头疼。

在初一至初三抽取QQ“走运红包”各年龄段用户的行走步数中,更爱出门社交的90后走得最多也最幸运,每日平均步数为5443步居首位,无愧于“最养生”群体。更年轻的00后则以每日平均步数5391步位列第二,颇有后者居上的趋势。同时,抽中QQ“走运红包”的90后用户也最多,达到70%。

“人工智能行业发展迅猛,市场需求足够大,但真正的人才稀缺。优秀的工程师,市面上很难招到。”杭州大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明权说,目前该公司员工约40人,校园招聘和猎头招聘各占一半,2018年希望再招50到100人,不过在985、211或者行业内名校都“招不满”。

年轻人在此次QQ“走运红包”中表现亮眼。作为最大的年轻人社交平台,QQ始终专注于迎合并挖掘年轻人的社交需求,QQ“走运红包”将年轻人从线上社交引导到线下社交,共同感受春节的年味气氛,鼓励年轻人放下手机,多参与线下社交。也让更多人选择在新年期间走亲访友,以更健康的方式迎接新的一年,也有了回归线下运动与社交的积极意义。

“一些好的大学里会有类似计算视觉方向的实验室,但离直接工作要求的能力还有一定距离。”陈明权说。

根据数据显示,初一至初三全天,行走步数最高的地区集中在我国西南部。抽取QQ“走运红包”用户中,步数最多的城市为“山城”重庆,爱和家人、朋友“约起”的重庆用户每日平均步数达到6397步,居全国首位,堪称运动冠军。成都和昆明则分别以6138步和6108步位列全国平均步数第二、三名。

安徽咪鼠科技公司负责人冯海洪也有类似的感觉:“人才市场上几乎没有人工智能人才,有也抢不到,我们只能招计算机专业毕业生自己培养。培养周期是半年到一年,才能够进入这个行业。”该公司以智能语音鼠标为应用方向,30多名员工中约有20人从事人工智能开发。

在个体表现上,体力相对充沛的男生在这项比拼体力的活动中占据明显优势。抽取QQ“走运红包”的用户中,男生的每日平均步数为5681步,而女生每日平均步数5012步,比男生少669步。

人工智能人才招聘难、培养难,留住自然也难。冯海洪说:“要给足够的学习机会和快速成长机会。我们有股票期权,工资方面至少符合市场水平,有时候还要超过他们的预期。”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叶丹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在一些相关企业了解,一般一两年工作经验的员工月薪约8000元,能够独立操作的员工月薪可过万元,且上涨速度很快。

编辑: 林涛

企业全球招募人才

人工智能企业“大家社区”的杨洋说,人工智能的三个基础点,一是算法,包括深度学习,二是大数据,这是人工智能的支撑,三是运算能力和硬件,“这几个方面的人才需求都很旺盛”。

人工智能行业到底缺少什么样的人才?冯海洪认为,一是一些逻辑算法方面的人才,做底层技术算法研究;二是基于一些核心技术平台如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线上云端能够使用的人才,基于平台开发的人才;三是大数据人才,人工智能产品基本都涉及数据分析、处理;四是人工智能硬件产品人才,对新的终端产品有所了解,比如机器人、手机等。

中德新松教育科技集团管理咨询部部长杨涛认为,人工智能领域不再是需要单一型人才,而是需要有交叉学科背景的复合型人才。

另一方面,稀缺的人才主要分布在北京等少数大城市中。一些企业反映,现在三线城市基本招不到人工智能人才,招到也留不住,一些企业只能招实习生,靠带新的方式培养人工智能人才。

为了破解人才招募难题,一些企业把视野放宽到“全球”。如科大讯飞展开招募国际顶尖人才的“春晓行动”,在美国硅谷、加拿大多伦多等AI人才汇聚的地区设立实验室、办事机构等。“人才的招募,不能仅仅局限在国内。”江厚军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