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新《广告法》将会带来行业巨震,最大阵容由151人组成陆海空三军仪仗队

新华网北京8月23日电
在即将到来的9月3日,三军仪仗队将使用207名仪仗队员组成史上最大阵容亮相胜利日大阅兵。

不得再使用代言人、广告中禁止提及安全有效、非药物不能再声称堪比药物功效9月1日起,新修订的《广告法》将正式实施,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及保健品广告将迎来史上最严的法律约束。

记者了解到,三军仪仗队方队由北京卫戍区仪仗大队抽组,由男女仪仗队员混编而成。按陆、海、空军顺序从前至后,分别为男仪仗队员陆、海、空军各3排,尔后女队员陆、海、空军各1排,共12排,每排17人;此外,旗手1人,护旗兵2人。仪仗队员着陆、海、空三军礼服,除旗手高擎八一军旗外,其余队员均挂95式自动步枪。

对于医药大健康产业而言,新《广告法》将会带来行业巨震。但在部分行业人士看来,新法实施也为医药行业的营销转型带来了契机。

据介绍,三军仪仗队平时执行任务分为3种规格:最大阵容由151人组成陆海空三军仪仗队,用来迎接外国国家首脑;第二种规格是由127人组成陆海空三军仪仗队,用来迎接外国军队的高级将领;第三种规格是由101人组成单军种仪仗队,用来迎接外国军队的单军种司令。

医药行业

近年来,三军仪仗队多次走出国门,参加国外阅兵活动:2010年9月16日,36人参加墨西哥独立200周年阅兵活动;2011年6月2日,3人组成护旗组,参加意大利阅兵仪式;2011年7月5日,23人参加委内瑞拉独立200周年庆典;2015年5月9日,102人参加俄罗斯红场阅兵,是最大规模的一次出国展示。

行业洗牌和营销转型的机会

对于制药企业而言,非处方药品禁用代言人影响较大。为应付代言人被禁,部分企业也开始思考应对措施。广州某药企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中透露,由于代言人合同尚未到期,因此依然要履行合同付代言费。不过未来该公司将会设计一个卡通人物进行营销,他认为这样做既合法也容易被消费者接受。据了解,华润三九、江中药业、广西金嗓子及众生药业等国内药企都使用过广告代言人,并创造了如999感冒灵、健胃消食片及金嗓子喉片等经典营销案例。随着新《广告法》即将到来,部分企业在重新申报广告审核的同时,也在考虑营销方式的转变。

据了解,不少企业开始加强互联网营销的比例,更着重企业品牌营销而非单一产品。其中以微信公众号营销为例,在广东本土企业中,广药集团及其司属企业都有相关微信公众号,同样的,香雪制药、众生药业及一力制药也在加大其微信公众号的营销力度。

南京同仁堂市场部经理陈孟基表示,新《广告法》实施后,由于取消了代言人,对药企未来在广告创意方面提出更高要求;其次,对于靠广告拉动销量的药企而言,可能存在销售下滑的风险。另外,新《广告法》可能会间接上导致行业融资并购发生。陈孟基说。

另外,产品关于安全有效方面的表述也将在新法实施后绝迹。在8月15日广药集团举办的新《广告法》培训会上,国家工商总局行政管理学院副院长江雁明表示,产品成分及主治疾病实际上属客观表述,并不属于新《广告法》中所禁止提及要素的范畴。

民营医疗机构

优胜劣汰 广告环境更干净

提及疗效的擦边球营销和明星代言,是民营医疗机构一向惯用的广告手法。新《广告法》实施后,这些营销空间也将被进一步缩减。对此,广州多家民营医疗及医美机构均表示,目前已组织相关员工学习新《广告法》,但就如何改进等问题,多家机构依然避而不谈。

对于部分民营医疗企业经营者而言,新法的实施反而是一次利好。广州长安医院总经理助理、企划部总监黄强向记者表示,新法将给整个医疗行业带来好的影响,让医疗广告的环境更加干净,对于患者和经营者而言都是好事。对于患者而言,选择医院就医将更加有保障;对于经营者而言,也不会再单纯依靠打广告擦边球或是依靠扩大宣传来吸引顾客。黄强表示,以往,民营医疗机构通常会把营销工作放在重要的位置;新法实施后,会促使企业把精力更多地放在品质建设和服务建设上,同时形成优胜劣汰机制,有利于整个行业发展。

对此,福建莆田系某医疗机构负责人也表示认同。其认为,现在传统的宣传广告效果,包括网络广告所带来的吸引效应在下降,这与现在媒介的丰富性有关,对企业提出了改变的要求。

保健食品企业 传统广告推广模式将受冲击

新《广告法》还涉及到保健食品企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保健食品企业经营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禁止提堪比药效及禁止使用代言人,将给保健食品生产经营企业带来巨大冲击。

据了解,部分大型保健食品企业早早做好了应对措施。绿瘦集团首席顾问周宏明表示,在今年第三季的产品中,外包装就没有了代言人范冰冰的身影,这也是绿瘦在新法实施前就做出的积极应对。另外,他还认为,传统广告推广的模式已不适合现在的互联网时代,新法的实施对于还在使用传统线下渠道的企业将带来洗牌和冲击。

专家 新法实施是好事 效果需观望

在部分行业人士看来,新《广告法》更大程度上是对部分假医假药广告的生存空间进一步缩减,而对于绝大部分合规营销的医药大健康企业而言影响甚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