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变得更危急了吧,新建设布局的凤凰古村景区管理服务集团(下称

《新闻1+1》H7N9禽流感,变得更危险了吗?

凤凰古城收费决策始末

《新闻1+1》2013年4月18日完成台本

陈汉辞

——H7N9禽流感,变得更危险了吗?

刘铭记背着手站在银饰店前,熙攘的人流中偶尔有举着小旗的导游昂着头走过,背后跟着新奇眼神的游客。

解说:

18日,刘铭记银饰店的营业额只有几百元,如果扣除成本,这一日,刘铭记要倒贴许多钱。从4月10日开始,刘铭记几乎天天这样度过。

河南,江苏,上海,人感染H7N9新增病例不断出现。

而这一周,也是凤凰县委最为“焦灼”的一周,因为34家媒体从全国各地分三拨奔向了凤凰古城。

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冯子健:

按照规定,新成立的凤凰古城景区管理服务公司(下称“凤凰古城管理公司”)决定对包括古城九景、南华山神凤文化景区等在内的景点进行统一收费,门票价钱是148元。

并没有开展全国筛查,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要改变各项防控措施。

这对沱江上游的店铺、家庭旅游、从事拉客人员以及下游的农家船带来了一定影响。11日,利益损失方古城内众多商户罢市抗议“进城费导致散客锐减”。

解说:

凤凰古城几乎一夜成为了焦点。

面对病毒传播,我国已经邀请世卫组织派国际专家团队对H7N9禽流感进行调查和评估。

“欢迎全国各地的媒体来凤凰古城,平时,我们想请都不好请,这下都来了解一下真实客观发展中的凤凰,我想,这对凤凰古城是有好处的。”凤凰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志敏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世卫组织发言人格伦托马斯:

散客利益链

我们一直警惕地关注着病毒和病情的发展。

凤凰县委的确要面对这场看似“突如其来”的“事件”,凤凰古城收取148元的门票费侵犯了一个不容忽视的利益群体,那就是散客所产生的利益链条上的每一个人。

解说:

所谓散客,是相对于预约客户的约定性、规律性而言的,指没有预约、没有规律的零散顾客。没有合同约定,散客在选择消费或服务方面自主性较高。

面对上海出现两个家庭聚集病例,公众在担心病毒传播是否出现变化。

“我们的消费群体是老主顾,主要是散客。购买148元门票的消费者多是旅行团,我们并非旅行团定点购物的店面。”已历经过人生数次变迁的76岁的古城老人刘铭记淡淡地说道。

冯子健:

和全国其他景区所形成的利益链条是一样的,散客在进入凤凰古城之后首先就会碰到无证导游,在到达他们推荐的客栈的过程中,无证导游会一路介绍古城各类不错的店铺、景点以及饮食。本报记者19日在进入古城北门后便真实地经历着这个过程。

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H7N9有持续人传人能力。

无证导游推荐客栈可获取一定的抽成,而店铺一般给无证导游的回扣是10%~15%。

解说:

“这是可以理解的,无论是有证导游还是无证导游,其收入模式是基本工资加抽成。相对于别的店铺给带团导游30%~50%的回扣,我们的能力只能给所谓的黑导游这么多。2004年到2007年,生意最好的4年间,有固定合作的导游就有20多个,每天几乎没有坐的时间。”一家银饰店负责人小吴告诉本报记者。

南京全城杀鸡,市民百里送鸡,湖南局长带头吃鸡。面对H7N9,防控又该如何展开?《新闻1+1》今日关注:H7N9禽流感,变得更危险了吗?

统计数据显示,凤凰县2012年实际接待游客数量为230万人左右(690万人次),其中130万人是团队游,100万人是散客。

评论员白岩松:

据非官方的不完全统计,单在凤凰古城的散客利益链条上的导游、店铺、农家船、旅馆经营者的人数在400~700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散客整个利益链条至少占到了凤凰古城整个旅游收入近一半左右。”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上一个周五,《新闻1+1》我们做的节目是关注H7N9禽流感。我记得在节目刚一开始的时候拿到最新的数据显示,当时全国确诊H7N9禽流感的确诊病例是43例,死亡11人。那么转眼过去了7天,今天我拿到最新数据,一个好消息,一个不好的消息。不好的消息是,全国确诊H7N9禽流感病例翻了一倍还多出1个,达到了87例。而稍微好,这个“好”也是加引号的消息,虽然确诊病例增长了一倍还多,但是死亡人数却只增长50%多一点,没有与确诊病例成正比。但是面对这种快速确诊病例的增加,人们的疑惑却开始增长,是不是H7N9禽流感传染得更快了?另外,H7N9禽流感是不是变得更加危险了?问号在增多,疑惑在增多,今天我们关注这些问号和疑惑。

尽管18日晚的凤凰古城并没有严格按照新规执行,但人流的确无法与平日相提并论。

解说:

数据显示,从10日到13日,游客人数仅为去年同期的38%;三天内,散客的票只卖了200张,而往年周末散客都要在8000人左右。

今天截止17点,全国共确诊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87人,其中死亡17人。从3月31日第一次公布3个病例到今天的87个病例,患者的不断增加让大家的心情也跟着变化。

东正街许多店铺乏人问津。

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冯子健:

“你是今天进我们店铺的第一人,还是来采访的。”另一家店铺老板小田苦笑着说。小田给本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店铺房租一年十万,再加上税、人工费用等成本,小店一天的营业额至少要达到700元才能够维持正常运转。

我们平常和禽有接触,暴露于禽环境的实际上人数量很大,但是发病的人数是非常少的。说明禽流感病毒病不是很轻易会感染人,从禽偶然感染人类可以导致在人群中特定的、非常少见的易感者,这就是所谓的有限的人传人的基础。

“已经一周多了,我们几乎天天没有顾客,但也不能关门啊。”小田很担心这样的日子会逐渐增加。

解说:

县政府的“尴尬”

三个确诊病例仅仅保持了一天,4月2日数字就变成了7例。而从这7例出现的范围来看,仍局限在沪宁杭这一长三角地带。但从4月13日开始,北京市确诊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使H7N9疫情首次突破了长三角,在华北地区出现。紧接着4月14日中部省份河南省也出现了病例,并且在14日一天就新增了11例,成为新增确诊病例最多的一天。

对于店铺而言,最艰难的时刻,关门歇业无疑是最节约成本的。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

“但这绝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11日,刘铭记在平静地面对这一切时,一群人员高喊着口号,让其关门,刘铭记并没有理会。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它对人群普遍易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比较易感,我们还要进行一些研究。

这部分高喊着口号的人员最终还是自发罢市抗议“进城费导致散客锐减”,被凤凰县官方定义为系“无证导游、拉客人员”组织、唆使。

解说:

而11日,对于王明(化名)而言也是很头痛的,因为这样的事件发生时,作为政府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又要劝抗议人员,又要维持秩序,能够让游客正常进入古城。

虽然对于新型病毒的研究还在进行,但防控措施却不能等待最终的结果,例如北京卫生和疾控部门就采取主动筛查的策略,发现了一名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携带者。昨天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冯子健表示,这种防控措施值得鼓励,但在全国层面上将不会改变现有的防控策略。

“这些日子,我们是天天加班,什么活都做,八个工作组几乎没有歇息的时候。”王明说。

冯子健:

收费规定出台前,已有相关人士在给县委县政府的意见中提到“此次危机”会爆发。

对于一些地方开展主动监测的方式可能很难作为全国性的要求部署。但地方要是做一些这样的工作,我想从我个人角度,我觉得还是值得鼓励的,因为我们毕竟对这个病的认识还非常有限,做一些这样的调查或者是研究性的工作,可能对我们认识这个疾病的特征还是有帮助的。

王明也承认,虽然想到会有反对的声音,但没想到会演变为“政府与民争利”的尴尬局面,“这实属冤枉。”

解说:

新成立的凤凰古城管理公司,凤凰县政府占了49%的股份,注册资金1.2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叶文智。148元,政府拿走的是两部分,一部分是“两费一金”(根据《湖南省物价局关于规范凤凰古城门票价格的批复》,包括资源有偿使用费15元、旅游宣传促销费7元和价格调节基金11元),一共是33元;另一部分是企业经营产生的相关税收,有营业税、企业所得税等。

正是鉴于认识有限,我国已经邀请世卫组织派国际专家团队来中国,与中国专家一道对H7N9禽流感进行调查和评估。

凤凰县委宣传部发给本报记者的材料显示:根据《风景名胜区条例》和省物价局批复,同时经物价部门核算,凤凰古城景区门票成本为131.27元,其中运营成本73.64元,特许经营权摊销单位成本12.76元,建设维护成本21.76元,发展成本23.11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