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主持4次主场外交,南方日报粤港澳大湾区工作室两度赴日本深调研

编者按

图片 1

7月5日,广东正式发布《关于贯彻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以及《广东省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三年行动计划》。粤港澳大湾区要建设成富有活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必须对标最高最好最优,打造高质量发展的典范。

2019年,记录着大国领导人忙碌的身影,也见证着中国外交的积极和主动。

东京湾区与粤港澳大湾区在文化背景、产业结构、发展历程方面存在诸多相似之处。为深入探寻东京湾区在日本经济转型期的得与失,南方日报粤港澳大湾区工作室两度赴日本深调研,采访了超百名日本企业及研究机构的负责人、专家学者,为粤港澳大湾区高质量发展寻找借鉴。从今日起推出“世界级湾区深调研·日本行思录”系列,敬请垂注。

从欧亚到拉美,习近平主席多边双边外交脚步频密,主持4次主场外交,为世界繁荣与稳定贡献了更多的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在日本大阪刚刚见证了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四次峰会的盛况后,日本创新学会关西分会长大槻真一兴奋地向记者表示:“我要为‘中国方案’点赞!为全球化注入了正能量。”

紧扣当前形势,回答关键问题,习主席以鲜明态度展现了中国坚持走互利共赢之路的诚意。央视网《联播+》特梳理,以飨读者。

在G20大阪峰会结束后不久,广东省发布了《关于贯彻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提出要实现粤港澳开放资源融合、开放优势互补、开放举措联动,引领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打造“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支撑区。

编辑: 周存

上世纪70年代起,日本曾经历过与美国长达数十年的经贸摩擦。正是在这样的压力倒逼下,日本通过加大海外布局、鼓励企业“走出去”,积累了超万亿日元的海外资产,被经济学家解读为“海外再造了一个日本”。

在“失落的二十年”中,日本海外投资为何能够独树一帜?日本经验又能为中国的全球化之路、粤港澳大湾区的高质量发展之路提供怎样的借鉴,调研团队希望在日本找到答案。

从“贸易立国”到“投资立国”

在《蜡笔小新》这部日本卡通喜剧片中,有一处感人剧情:小新的爸爸广志得知要被公司派去尼泊尔工作至少2年后,不敢告诉家人,心中充满不舍,当他鼓起勇气对妻子和孩子说出实情后,一家人相拥落泪。影片反映的正是,在日本企业海外投资背景下,员工被大量派驻国外的场景。

“国际化布局是绝大多数日本企业加快发展时做出的首要选择。”曾在日本一家装备制造企业工作的留学生傅冬芳告诉笔者,因为日本企业高度依赖国际市场,海外从业经验对于每个日本职员来说都是职业生涯中的重要加分项。

建立国际化管理团队也是海外布局的另一种体现。“我们公司外籍独立董事已增加到4位,占独董一半席位。”总部设在日本千代田区的日立集团负责人告诉笔者,日立的海外子公司占比已从2000年的31%提升到50%、员工占比从21%提升到45%。在日立的三大战略规划中,“海外业务进展”位居第二,足见其重视程度。

站在东京中央区的十字路口,周围日本银行、东京交易所等各大金融机构大厦林立,世界500强企业丸红商社的总部也坐落于此。该公司日籍高管一边用熟练的中文与记者打招呼,一边还打趣道:“在这里你可以找到任何语种的采访对象。”作为日本独有的组织形态,商社是日本经济的全球“触角”,更是护送企业、资金“出海”的重要“载体”,丸红旗下430多个分支机构分布在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另一家500强企业、化学巨头东丽集团总部公司里的展厅里,陈列了各种“黑科技”产品,其中有应用在美国波音飞机上的碳纤维,也有与中国工厂合作生产的过滤设备中的高分子膜材料。社长日觉昭广介绍,公司海外生产份额已占到整体的70%至80%。

不仅大企业,日本小企业的“出海”也是蔚然成风。在大阪北部的一个工业区里,一栋看起来不起眼的低层浅灰色建筑,其实是跨国公司富士音派的总部。楼下是厂房,楼上办公,第三代会长山田哲郎在这里向笔者讲述了父辈“出海”的故事——上世纪70年代,富士音派已先后在中国青岛、越南等地设立工厂,在海外生产基地的“加持”下,其单凭生产销售“塑封机”这一款产品,便做到了该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

大槻真一认为,这场海外投资热潮的开启,其背后有着深层次的原因。从外部看,国际石油危机爆发、日美贸易摩擦加剧,传统优势行业首当其冲;从内部看,日本老龄化问题显现,国内市场疲软,过去靠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难以为继,日本经济面临增速放缓和结构转型的挑战。

“出海”成了最有效的“出路”。“企业走出去,一方面能将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至人力成本更低的地区;另一方面,则能有效分散风险,规避日美贸易摩擦的正面冲突。”阪南大学教授洪诗鸿表示。

日本海外投资热潮一直延续至今,其中就包括软银投资阿里巴巴的案例。截至2017年底,积累的海外资产总额达1012.43万亿日元,相当于日本2017年GDP的1.85倍,被经济学家解读为“在海外再造了一个‘日本’”。

金融机构和企业一起“走出去”

在日本的不少银行,除了常见的“转存贷”窗口,还有一个专设的海外业务窗口,随时为企业海外投资提供咨询服务。

采访中,“JETRO”“商社”“银行”几乎是每一家日本企业谈“走出去”的高频词,“便利”是共同的评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