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小雪是当红少年偶像组合TFBOYS成员之一王源的粉丝,他们的工作叫做试飞工程师

图片 1

粉丝庞大的数量与规模,也直接催生了粉丝经济。

马菲:从造飞机到“教”飞机

从国际视角看,以粉丝为主体的“粉丝公益”模式也日趋成熟。偶像的正面行为往往也能“一呼百应”。现在,粉丝们已经从幕后走到台前,主动策划公益活动,成为推动中国公益事业的一面旗帜。

试飞是大型客机研制的核心技术之一,也是整个研制过程中最艰难的。虽然有研制ARJ21飞机的经验基础,C919的试飞工作会少走一些弯路,但艰难、挫折依旧如影随形。马菲告诉我们,就在C919的首次滑行时,他们就遭遇了失败,这让他更体会到试飞工作的风险和挑战。

粉丝—粉丝组织—后援会—经纪公司,在粉丝群体世界中,一个信息沟通渠道被打通,共同助力艺人的成长与发展。

如今,经历了多次地面滑行试验,C919的性能日臻完善,对C919的关注度也在逐
步升温。有人说,C919用的都是国外设备,连发动机都不是中国的,怎么能叫国产大飞机?对此,作为试飞工程师的马菲,有着自己的见解。

很多企业乐于玩转粉丝经济,比如,今年某当红小生推出的首个“网络微综艺”,截至今年4月20日,节目总播放量破1.6亿,微博话题阅读量更是超过了9亿,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而早在2009年,电影《十月围城》创造内地票房2.9亿元的神话,保守估计李宇春粉丝“玉米”贡献了1亿份额。

中国商飞试飞中心C919首飞机组成员 试飞工程师
马菲:民机制造业的核心技术,其实是两个,一个是集成,总体的集成,第二个是试飞的
验证。我们完整地走过了C919这款飞机的设计,制造和适航验证之后,我们就具备了大
型飞机的研制能力,核心技术。

小雪工作单位的老板也经常用偶像与她互动。“加班加到一半,老板发来‘爱豆’表情包,立马有了动力!”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笑开了花,“不努力是配不上爱豆的,我想成为更棒的媒体人,与他站在同一个平台上。”

中国商飞试飞中心C919首飞机组成员 试飞工程师
马菲:从原来造孩子的感觉,到给孩子挑毛病,就像一位老师一样,帮助他成长的一个角色转变。

图片 1

央视记者 崔霞:那你会开飞机吗?

粉丝在定位偶像,偶像也在影响着粉丝的家庭生活、日常工作,甚至思维观念。

今天,与首飞飞机一起翱翔蓝天的5人机组第一次出现在央视记者的镜头前。

粉丝定位偶像

央视记者 崔霞:工程师在飞机上主要干什么?

对于很多资深粉丝来说,“喜欢Ta就要给Ta花钱”是通行规则。粉丝们会消费偶像本人作品和衍生商品,比如偶像发布的音乐专辑、单曲,偶像出演的影视作品,与偶像形象相关的杂志,偶像代言的商品等。

2011年,我国开始组建首个民机试飞团队。飞机设计专业的马菲当时还是一名飞机
的设计师,对他而言,加入试飞工作,自己的角色要发生一个180度的大转变。

小雪所提到的“爱豆”是偶像的意思,是英文单词idol的音译。

在这些试飞科目中,有的科目因为要验证飞机飞行性能的极限,因此存在一定的风险。
ARJ21在进行失速飞行的时候,就有一次出现空中险情,面临坠毁的危险。

和偶像一起成长

中国商飞试飞中心C919首飞机组成员 试飞工程师
马菲:试飞工程师跟试飞员是要一起飞行。他们是一种配合关系,试飞工程师一个是告诉试飞
院接下来该做什么动作,再就是看下数据,判读下动作有没有做到位。他们就像是舞蹈
演员,我们就像舞蹈演员的编剧。

有观察者认为,现在90后、00后对于偶像的感情,其实已经不是单纯的追随关系,而是带有一定的“偶像即我”的心理投射,偶像一步步走向成功,也包含着自己的一份付出和荣耀。

作为民机工作者,马菲确实赶上了中国民机蓬勃发展的时代。2014年,国产ARJ21支线
客机完成了7年的艰苦试飞,终于获得了中国民航局颁发的适航证,成为了第一款投入航线运行的国产喷气式客机。马菲在ARJ21的试飞时就已经以试飞工程师的身份加入了
试飞团队。在ARJ21项目的经历,也让他对试飞工程师的责任与荣耀,有了全新的认识

“其实社会对于当前的粉丝文化存在一定程度的误解。”北大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说,“当前,粉丝们大多喜爱与自身年龄相近的偶像,而粉丝群体又以90后、00后为主,造成了粉丝低龄化现象。但从总体态势来看,偶像和粉丝主要在传播正能量。社会应客观看待粉丝文化的两面性。”

央视记者 崔霞:加入这样一个机组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粉丝文化也可以很健康

中国商飞试飞中心C919首飞机组成员 试飞工程师
马菲:如果用四个字来概括的话就是:荣耀、责任、兴奋、感恩。就好像运动员有机会代
表国家去冲击奥运会金牌,同时也感谢自己生在了一个好时代,一个民机蓬勃发展的时代。

“从未想过会遇见你,让我惊喜让我痴迷,你是我人生重要意义,我怎能把你忘记。”

中国商飞试飞中心C919首飞机组成员 试飞工程师
马菲:包括我们到北美加拿大展开自然结冰试验,到海拉尔,中国最北端,零下40度展开高寒试验。

在不少粉丝看来,粉丝对“爱豆”的感情是一种比“崇拜”“爱慕”更高级的感情,“如果你的偶像有件特别厉害的事情,那就是挂在你身上的光环,你会觉得你在和他一起成长。最重要的不是偶像的回报,而是粉丝在付出过程中的自我感动与满足。”

在首飞的5人机组中有两名年轻人,他们的工作叫做试飞工程师。虽然他们并不是飞行员,但同样不可或缺。他们的工作是怎样的呢?我们也独家专访了两名试飞工程师中的一位,他叫马菲,是中国商飞试飞中心的一位80后试飞工程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