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如何尊重和维护宪法的权威,李某某律师声明请辞法院未确认上诉一事

图片 1

李某某律师声明请辞法院未确认上诉一事

图片 1
王汉斌(南方周末记者张涛/图)

10月9日早上6时许,李某某等人强奸案李某某的主辩律师陈枢在新浪微博发出请辞声明,希望不再担任李某某上诉案的二审律师。陈枢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李某某方面已经上诉。

  原题:“人大要认真追究违宪的行为”

2013年9月26日,李某某等5人涉嫌强奸案在北京海淀法院公开宣判。李某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编者按: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反复重申:宪法和法律至上,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就如何尊重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南方周末记者专访原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王汉斌。王汉斌是1982年宪法修改的主要参与者之一,在全国人大工作期间长期分管立法工作。

按照法院规定,一审宣判之后,被告人如不服一审判决可以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天起10天之内(节假日除外)向上一级法院提出上诉。按照9月26日的宣判日期推算,除去国庆长假,10月12日应该是李某某上诉期限的最后一天。

  王汉斌认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应当行使违宪审查权,以维护宪法尊严。

10月8日下午,北青报记者曾致电李某某的辩护律师陈枢,陈律师表示据其了解,李某某国庆节之前已经上诉。但是该消息目前还没有得到法院官方的证实。10月9日早晨6点,陈枢律师通过其新浪微博发表了“请辞声明”。陈枢声明称,一审判决后自己已履行完委托律师合同。他希望李家不要把他作为上诉律师的考虑人选。

  王汉斌长期在彭真(首任中央政法委书记)身边工作,并曾担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他明确反对公检法联合办案,认为政法委主要应当起协调作用。

与陈枢发表“请辞声明”前后,受害人田女士的代理律师田参军也在其微博中表示,本律师对各被告人是否上诉,不持立场,但如有人坚持上诉,希望他能尊重事实,理性上诉。

  十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两届副委员长,王汉斌参与、领导人大立法工作近二十年。他披露了82宪法、刑法、刑诉法等基本法律制定及修改过程中的重要论争,并着重强调限制公权力,维护法律统一、反对部门立法。

昨天,北青报记者就李某某上诉一事致电海淀法院和市一中院,截至发稿两家法院均无答复。(记者李罡)

  不是没有违反宪法的行为,而是没有认真追究

相关新闻:

  “我们规定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嘛,但有又不严又不究的情况。”

李天一受害女子杨佳照片曝光 精神崩溃未出庭指证(图)

  王汉斌(1925.8-)

李天一案疑被日本翻拍成人A片 男主角穿粉色T恤(图)

  福建惠安人。西南联合大学历史系毕业。

  在党内,彭真是“我国社会主义法制的主要奠基人”,王汉斌长期担任彭真的秘书和助手,是“改革开放以来立法工作的重要领导人”。

  自1979年至1998年,王汉斌一直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曾担任法工委主任十年,作为两届副委员长均分管立法工作;作为宪法修改委员会副秘书长,参与制定82宪法。在彭真担任首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时,为副秘书长。

  王汉斌在缅甸上中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西南联大参加地下党工作,后以报社编辑身份领导北平大学生地下党。他是中共十二至十四届中央委员,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他的夫人彭珮云也曾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南方周末

  最近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都强调忠于宪法和法律,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在现行宪法30周年纪念大会上,习近平强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你曾提到过,宪法里原来没有这一条,是后来审议时加上去的,为什么要加上?

  王汉斌

  这条我记得是总政治部副主任刘志坚同志在全国人大审议宪法时提出的。这是有鉴于“文化大革命”破坏宪法,不按宪法办事,所以他提出一切违反宪法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当时我们考虑这一条写上是好的,但是怕不能得到遵守。我们请示了彭真同志,彭真同志认为还是要写,所以就写上了。

  南方周末

  当时怕这一条不能得到遵守,有没有想过怎么保证它能得到遵守?

  王汉斌

  违反什么法律就按什么法律处理,种种追究行为都可以的,违反宪法一般来说是行政处理,不是刑事处理。

  南方周末

  如果是党员的话,党内会处理吗?

  王汉斌

  追究就包括党内处分、党纪处分。

  南方周末

  这条隐含这个意思?

  王汉斌

  有这个意思。我现在觉得这条还是十分重要的,保证宪法的严肃性,这是保证宪法实施很重要的问题。

  南方周末

  虽然宪法中有写,但是这些年没有看到因为违反宪法而被追究的情况。

  王汉斌

  我觉得不是没有违反宪法的行为,而是没有认真追究。我们规定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嘛,但有又不严又不究的情况。

  现在要我说,是行政权太大。

  过去有件事,我一再提意见,就是法院或公安机关逮捕人大代表。我说,逮捕人大代表必须经过人大常委会同意,没有经过同意就逮捕人大代表是违法的。

  南方周末

  上世纪80年代最高领导人提出人大要改变橡皮图章的角色,后来你主持制定了人大议事规则。这么多年来,你觉得人大的监督职能有没有得到一些实质上的提升?

  王汉斌

  很难说。很长一段时间监督法搞不出来。问题就在于,人大到底有多大的监督权?比如说,你违法逮捕人大代表的时候能追究吗?不是怎么追究,是能追究吗?

  南方周末

  人大议事规则自1989年施行以来也二十多年了,一直没有修改。每年开全国人代会,到审议预算的时候,代表还在说我觉得总理这个报告非常好,地方代表团在审议报告的时候,经常是在汇报地方的工作。

  王汉斌

  对,向来都是这样的。

  南方周末

  起草议事规则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用什么办法来改变这种情况?

  王汉斌

  议事规则废除了代表大会发言,为什么?汇报工作没有人愿意听。

  南方周末

  印象中1990年代初有一个台湾的代表,就很喜欢在大会上发言,他的发言现在很多人都觉得很想听。他算是真正想发言的人,那时也有机会发言。

  王汉斌

  你说的这个人叫黄顺兴。还有一个台湾代表也在大会发言,他提了一个意见,说法律不能用类推。他提的意见是对的。后来修改刑法的说明,我就讲了这条,废除类推,这样就写了刑法第一条基本原则罪刑法定原则,就是废除类推。

  南方周末

  全国两会时代表的发言,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开会的记录,外界都只能看到一小部分,这是不是可以考虑公开呢?

  王汉斌

  我当秘书长的时候专门开会布置人大的报道要活跃一些。我说要多登批评建议,哪怕不赞成都要尽量发表,搞得活跃一些,民主气氛活跃一些,特别是批评建议要多些。

  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审查违宪行为

  “关于施行宪法的通知里,从‘党中央总书记到支部书记都不能违宪’,这也是根据乔木同志意见写上的。”

  南方周末

  1954年宪法有这么一条:“法院独立进行审判,只服从法律”,到了1982年改成了“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任何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王汉斌

  意思是一样的,但1982年宪法用语比较准确,不受任何行政机关团体和个人的干涉。

  南方周末

  “只服从法律”似乎更强调审判权的独立。

  王汉斌

  可能语气强烈些。但相比较,1982年宪法更准确。因为,一定存在这个问题,党委能不能干涉?当时刑法通过的时候,胡乔木同志提的意见,发了一个通知,其中有一条就是废除党委审批案件,这个意见非常重要。宪法序言最后几句话,“本宪法以法律的形式确认了中国各族人民奋斗的成果,规定了国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务,是国家的根本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这也是乔木同志写的。

  这条写得很准确,也很重要。任何人都不得违反宪法,其实是讲了这个意思。关于施行宪法的通知里,“从党中央总书记到支部书记都不能违反宪法”,这也是根据乔木同志意见写上的。

  南方周末

  现在我们都知道,其实法院审案受到这类干涉非常多。

  王汉斌

  陈希同当北京市委书记时,发生了一件事。有一件经济纠纷,法院判决要赔偿给企业,区委书记就说不许赔偿。我给陈希同写信说,区委书记无权做这样的决定。他不答复我。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清啊。

  南方周末

  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的干涉,问题是干涉了怎么办?这个宪法也没有写。

  王汉斌

  怎么没有写?一切违反宪法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

  南方周末

  如果当时设立一个专门审查违宪行为的机构,是不是会好一些?

  王汉斌

  是。当时也研究过几种方案,都没有得到认可。彭真同志就说,审查违宪行为的权力归人大常委会。

  告官难因为行政权大

  “五个副委员长参与辩论。习仲勋感叹说:真难呀。”

  南方周末

  江平教授评价你,说你很清楚法律进步的方向是什么。你没学过法律,怎么能做到这一点?

  王汉斌

  一有争论我就开座谈会,找专家,找有关部门,找地方征求意见。搞法律,我最信奉的就是毛泽东主席的一句话,“先当学生后当老师”。这道理怎么样?我就是土政策。

  南方周末

  你当年是在什么情况下加入中国共产党的?

  王汉斌

  我在缅甸仰光华侨中学读书时就入党了,还当了支部书记。那时正值皖南事变,我们印了周恩来的谈话,“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我从缅甸回来本来是要去延安的,后来路走不了就没有去。组织上让我到重庆找龚澎(周恩来翻译、乔冠华前妻),之后就在西南联大读书。

  南方周末

  年轻时在西南联大的学习经历有没有给你什么影响?

  王汉斌

  在联大我学的是历史,但联大有规矩,文学院必须选法学院的课,法学院也必须选一门文学院的课。这个制度比较好。我当时就选了钱端升先生的《政治概论》,这门课讲的是“比较宪法”。

  南方周末

  钱先生是宪法大家。现在还能记起来这门课的细节吗?

  王汉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