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8029.com现在尚无直接的官方信息指称何种危化品是天津爆炸事故起火的祸首,与汉语现有词语以双音节居多不同

现在尚无直接的官方信息指称何种危化品是天津爆炸事故起火的祸首,但部分危化品出关操作的不规范,带来了一些不安定因素。这些不安定因素就潜伏在天津的危化品生产及出口链条中。

8029.com现在尚无直接的官方信息指称何种危化品是天津爆炸事故起火的祸首,与汉语现有词语以双音节居多不同。2014年度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出炉 近10年提取年度新词5264个

距离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下称812爆炸事故)已过去两个月。10月14日,曾领衔天津港爆炸事故调查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已被调任国家安监总局任职党组书记。一个月前,事故调查组表态已经找到当时起火点并基本锁定起火物质,不过,至今尚未公布起火物质及起火原因。

根据教育部15日发布的《2014年度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我国自2006年开展年度新词语调查,近10年中共提取年度新词5264个,这些词语记录下了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

事故后,国内码头纷纷自查危化品港口安全管理。

据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侯敏介绍,与汉语现有词语以双音节居多不同,这5264个新词语以三音节居多,占46.26%,双音节和四音节的分别占21.56%和22.89%。而之所以三音节占优势,与这些年来多利用词语模造词有关,以后缀族新造的词语有333个,~门162个,~哥69个,~客65个,微~212个,被~66个,云~57个。所有新词语中利用词语模造成的有1300多个,占整个新词语的25%左右。

据中国海运网9月16日报道,全国沿海37个港口开始拒收和限收危险化学品。包括出事的天津港在内,共有18个港口陆续在进出口或国际中转环节拒收危化品。

侯敏表示,年度新词语往往在第二年时就有三分之一不再出现,成为隐退词了。另外,表达事件的词语多、表达新概念的词语也多,是这一时期新词语的特点,这也是相当一部分新词语很快隐退的原因之一。

天津市西青区一家医药中间体生产商8月22日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了此事,称公司已经停产放假到10月份,场地先租给别的机电企业卸货用。不过,一位接近港口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港口自查自纠、暂时拒运或限运危化品,表态成分要更大一些。

根据《2014年度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一大批反映社会百态的词语活跃在社会语言生活中,成为年度社会变化的记录仪。法反腐失马航分别领衔年度国内字、国内词、国际字、国际词,汉语盘点作为新的文化品牌活动继续展示其独有的魅力。

从事危化品运输的大型船运公司,较为知名的是以色列以星船运公司、台湾长荣航运有限公司、以及丹麦集运公司马士基航运。值得注意的是,8月19日,马士基航运在其每周简报中,特别宣布停止提供商业次氯酸钙(俗称漂粉精)这种5.1类危化品运输服务。

专家指出,这10年是社会转型期,又是网络文化尤其是自媒体开始盛行的时期。从网络论坛,到博客、微博,最后发展到微信,媒体的变化也带来了语言的变化。在调查博客语言使用状况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例如,社会问题国家在男性网络使用词前位,而女性高频词则是女人男人爱情孩子。此外,在网络时代,数量多、使用小众化成为新词语的一大特点。同时,传播快、消亡快、生命周期短也是这一时期新词语的特点。

次氯酸钙一般用来消毒。根据《国际海运危险货物规则》(下称《国际危规》),次氯酸钙是一种强氧化剂,与有机物或铵化合物接触可着火,在高温下易放热分解,引起着火或爆炸,还有其他与酸类反应释放有毒的氯气以及腐蚀刺激等危险。

报告同时指出,中国语言生活热点频发,网络语言上广播电视节目、进教科书、入词典等问题引起社会热议,网络语言粗鄙化需要治理,规范网络语言的必要性逐步得到社会认同。(记者吴晶)

调查组尚未公布起火原因,爆炸事故现场,也未排除存放着改名换姓的次氯酸钙。北京化工大学[8029.com,微博]新危险化学品评估及事故鉴定基础研究实验室副主任金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作为强氧化剂的次氯酸钙如果与还原剂混装,有可能引发燃烧,继而引爆旁边堆放的具有TNT炸药爆炸威力的硝酸铵。

在马士基的简报中,马士基航运高级新闻官Michael
Storgaard表示,上个月该公司承租的一艘船舶失火,未出现人员伤亡、环境污染或是增加船舶适航性危险。尽管目前尚未证实火灾原因是否是由于次氯酸钙引起,但该公司决定实施危化品禁令作为安全预防措施。

事实上,马士基航运在2010年就曾宣布过一次次氯酸钙的禁运令。

2010年7月8日,马士基一艘船夏洛特号驶离马来西亚巴生港前往阿曼的途中,在马六甲海峡距巴生港约60海里的海面发生火灾,燃烧经历了11天才彻底熄灭。引发火灾的正是次氯酸钙。该事故导致马士基即时做出停止接受从中国大陆及香港地区出口的次氯酸钙货物的决定。

次氯酸钙的危险性可见一斑。但数次事故并未阻止包括次氯酸钙在内的危化品通过各种途径从天津港出口。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9月3日后,仍有次氯酸钙可以以非常规手段出关。

多位天津从事货运代理(下称货代)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天津港与次氯酸钙缘分不浅。其一,天津是国内次氯酸钙的主要生产地之一;其二,瞒报并从天津港运出的次氯酸钙,不在少数。

812爆炸事故发生前的3个月,《渤海早报》就曾报道,北疆海事局通过舱单比对、群众举报等途径发现三起谎报和瞒报行为,均系托运人在托运过程中对所托运的次氯酸钙进行了谎报和瞒报,涉案金额为300万元。

由于出现过数次氯酸钙在船运途中起火爆炸的事故,明面上,该危化品在天津港基本属于被封杀的状态。船运公司对该危化品生产工艺、货物重量和柜子温度均有严格要求。一般情况下,次氯酸钙从上海港和武汉地区可以正常出运。然而,一些名不见经传的船运公司也会承接次氯酸钙出口的生意,部分货代更是铤而走险,以普通危险品的名义瞒报出口。

9月6日,在一家位于天津的货运代理公司工作、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货运代理从业者告诉对界面新闻记者,目前可以申请用冷柜出口次氯酸钙。不过由于冷柜少,需要一周时间才能申请下来。

当问及天津港是否还可以出口次氯酸钙时,上述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从来没有任何文件说不让接(次氯酸钙),只是手续繁琐麻烦。

现在尚无直接的官方信息指称何种危化品是天津爆炸事故起火的祸首,但包括次氯酸钙在内的不规范出关操作,带来了一些不安定因素。这些不安定因素就潜伏在天津的危化品生产及出口链条中。

无证裸奔的生产环节

距离天津市主城西南20公里之外的西青区,是次氯酸钙的生产聚集地。从这里经过外环线,30公里外是天津港,15公里外是天津机场。

一家名为顺企网的企业黄页网收录了211家天津市西青区的化工企业,这些企业都从临近的天津港出口大大小小的化工产品。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名录中有4家企业的经营范围明确标明生产和经营次氯酸钙,其他化工企业有的业务介绍用了化工品等模糊字样,有的未介绍业务范围。

作为危化品的次氯酸钙,它的风险从生产环节就开始潜伏了。

天津一家危化品生产企业负责人李明(化名)对界面新闻记者说,不止次氯酸钙,天津大大小小危化品生产企业共有几千家,其中无证裸奔的有一半以上。

这个证指的是安全生产许可证。李明说,管的都是有证的,无证的不好管,也没法管。

他为界面新闻记者算了一笔账,证明合法是多么麻烦和不划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国务院于2004年1月13日发布了《安全生产许可条例》,2014年7月29日第一次修订,2015年3月25日第二次修订。根据条例,危化品生产企业需要从安监部门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才能从事生产。

许可意味着一般意义上的禁止。危化品生产从准入就对一般规模的企业进行限制了。李明说,这决定了只能有少数企业可以从事危化品生产。

危化品生产企业需要拿着危化品登记证、安全评价报告等至少十二份文件向当地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申请危化品安全生产许可证,其中央企及其控股的企业需要向省级安监部门申请。

李明记得,多年前他去申请安全生产许可证时,需要拿着工商执照、代码证、税务证、人员证书(欲申请专业资质要求的资格证)进行资质申报后,再拿着为安生生产许可证而办理的人员证书(三类人员、关键岗位证、特殊工种证等)去申办。

走正规程序的话,拿多少钱出来都难批,何况中小企业起步时可能就只有几万元资金。李明说。

天津是石化基地,规模小的石化项目尤其是危化品项目由于对经济增长拉动幅度有限、具有危险性,已经不在政府实际鼓励的投资项目之内,这几年天津主城区鼓励发展高端服务业和金融业,化工企业都外迁到郊区和临港地区。

中小危化品生产企业自有其生存的民间智慧。走程序难批,企业干脆无证生产。李明说,安监局如果严肃管理这些企业,就必须要取缔这些裸奔的小黑户,如果取缔不了就是安监局的责任。

可是,这些企业的工厂可能在河北等周边地区,很难跨地区管理。这些企业成为天津市安监局的监管盲区,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家。

在2011年国务院安委会下发《关于深入开展企业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的指导意见》(安委〔2011〕4号)之前,危化品安全生产还没有施行标准化,危化品生产企业申请安全生产许可证要通过108项检验。这108项检验分为否决类与合格类,合格类又分为A类项和B类项。

A类项是一项不合格就被否决,B类项80%合格后才能通过检验。李明记得,他的企业当时逐项整改,一直整改到验收合格为止,才能拿证。拿到安全生产许可证之后,李明被多部门管理弄得很头痛。办了(安全生产)证之后,才知道为啥那么多企业不办证。

数年前,安监局来检查李明的公司,随同专家提出了整改意见,一名安监局的官员却让专家不要告诉李明哪些地方需要整改。李明明白,如果自己限期内没有完成整改,将面临重罚。

此外,有证危化品企业要经过检验检疫局的原料检查等抽查,出口需要通过当地的检验检疫局检验,该局要对出口产品做毒理试验,耗时3个月,有可能耽误交货。李明认为,这种检验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只需从生产过程和价格检验我的产品是不是正品就可以了。

到了气象局管理的环节,则对危化品企业作防危检测,测一次电阻就要2000元。

无证就无费。李明说,企业无证就没有这些麻烦。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部门法规打架也为企业不办生产许可证钻空子提供了空间。

天津市的安全生产许可证条例规范条款,就存在质监局和安监局打架的情况。

根据天津《市安全监管局关于印发天津市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实施意见的通知》,危化品分装不用办理生产许可证,企业有经营证照就行。但天津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规定,危化品分装变成小包装贴上标签应该纳入生产许可证管理。

李明表示,安监局对危化品分装的规定是依照汽油分装制定的,并没有考虑危化品行业的复杂和细分程度。

两法相较劣法胜,经营许可证比安全生产许可证申请门槛低多了。企业按安监局的规定来,到工商部门注册个经营许可证,申请一间10平方米的办公室就行。等它有钱了,有必要的话再找安监局添一个生产许可证。李明说。

2013年10月24日,《中国化工报》在一篇名为《天津模式护驾危化品安全经营》的报道中也提及:天津市5000多家危化品从业单位中,其中经营企业就有3000家,绝大部分为中小企业,存在危化品经营摊点多、企业库存安全隐患大、运输车辆难以控制等各类隐患,威胁着人口密集区的公共安全。

李明说:无证企业和持经营执照的企业不需要通过生产安全评价,在工商注册后,经营企业实行纸面办公,后续就没有安监跟踪监管了。它是否有危化品生产工厂,危化品的生产、储存是否安全,不得而知。

一切为了利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