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沈家祥院士,行正出任少林寺方丈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和尚法名行正,号愿安。出生于一九一四年八月,河南省登封县人。俗姓李,名太宝。一九二零年,在少林寺出家,礼上德先保长老为师。一九二八年,军阀石友三火烧少林寺,同寺院僧众奋力抢救,灾后收拾残局。一九三二年,于九华山东崖禅寺受具足戒。一九三三年,
至武汉归元禅寺参学三年。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后,全面支持少林寺事物。一九五四年,任河南省佛教协会理事。文革期间,不惜生命,力保寺院千佛殿明白毗卢遮那大佛像和少林寺塔林免遭毁坏。

中新网天津7月30日电
2015年7月30日5时5分,新中国现代医药工业的奠基人、中国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大学教授沈家祥在天津走完了他94岁的人生。

六十年代初,河南旱灾,不顾视力低下,赶骡贩梅,挣钱换粮,使僧众度过了三年饥荒,少林法脉得以延续。一九七四年始,带领僧众修复寺院殿堂、僧舍及残破古塔等,并在寺院附近植树造林。一九八二年,任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创建,为少林功夫的传承于繁荣做出了重要贡献。一九八三年十二月,荣升少林寺方丈。一九八七年八月圆寂,享年七十三岁,僧腊六十七。和尚戒德威严,梵行高远,闪耀古今,模范后学。

沈家祥院士。

释行正

我对于我的私生活不保存有任何奢望,我的快乐和幸福绝大部分寄托在我的工作上,和全国人民的快乐和幸福是分不开的。为人民的建设事业,我愿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半个多世纪前,沈家祥在日记中写到的这句话,在他的人生画上句号的时候再看,恰如其分地描述了他的一生。

释行正法师(19141987),俗名李愿安,登封城关刘庄人。6岁出家少林寺,拜德宝为师,赐法名行正。后随师习禅研武。l928年,寺院被焚后与寺僧一起耕田,保护寺院文物。新中国成立后任少林寺当家和尚。l937年,豫西遭大旱,田中禾苗多枯焦而死,少林寺也因所种田地大都无收而断炊。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行正大师不顾视力低下来往于崇山峻岭之间,卖煤换粮,终于带领僧众度过历史上少见的灾荒年。1958年赴武汉佛教训练班学习。文革时,造反派冲入少林寺破四旧,为此,行正用转移地点、埋藏等方法,保存传世佛经数千册,匾额多块。此外还保存有达摩铜像、紧那罗王铁像、关公木像等。后造反派欲砸毁千佛殿铜佛,大师用身体护住铜佛,从而保住了这尊珍贵的铜佛,后来造反派又想用炸掉塔林全部古塔,行正大师闻知后,前去劝说,并又徒步疾驰县委,请求制止,最终制止了毁塔事件。大师用果敢的行动及真诚的心,保住了号称中国古塔博物馆的塔林免遭浩动。

而在他离世后,也同样如此:遵照他的遗嘱,丧事从简,家中不设灵堂,不接受花圈、花篮和挽联。

l982年后行正先后出任中国佛教协会理事、河南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和郑州市佛教协会会长。1986年10月,行正出任少林寺方丈,称29代。大师在任期间致力于弘扬禅法和光大少林功夫事宜,使禅宗祖庭和功夫胜地得以复兴。1987年圆寂,年73岁,葬于塔林。行正法师在任当家和尚和方丈期间,为保护少林寺文物传承少林禅宗法脉作出了重要贡献,其最得意的弟子有中岳嵩山少林寺第三十代方丈释永信大和尚和重建南少林寺开山主持释永国法师,论其功、其德、其品、其节则不惭为一代名僧。

现代医药奠基人:工作便是他的一切

延伸阅读:释正义公布最新证据:释永信与女子有染 喊话做亲子鉴定

沈家祥院士的孙子沈赤兵和孙媳妇蔡巍至今还记得爷爷向他们炫耀自己满满一箱子工作日记时那自豪的表情。爷爷很少和我们谈家常,我们一说,他就不怎么说话了。反而是他的同事和学生来和他谈工作,他就滔滔不绝地一直讲。沈赤兵告诉记者,即便是被下放到湖南的那段时间,爷爷都在坚持工工整整地记工作日记。

而在沈家祥的子女沈坚和沈安的童年记忆里,父亲就是一直在外面工作的,反而是文革中母亲被带走,只有父亲一个人照顾他们那段岁月,才让他们感到父亲也可以是温柔的。

当时,孩子们或许并不知道,他们的父亲沈家祥一直忙的工作,关乎全国人民的病痛疾苦,而做价格便宜的新药,让老百姓都能用得起,正是沈家祥不停工作的动力。

中国现代医药工业拉开序幕有三个重要产品:第一个是氯霉素,第二个是青霉素,第三个是磺胺。沈家祥院士领导了氯霉素,参与了磺胺。

新中国建立伊始,曾在战火中艰辛求学的沈家祥刚刚拿到伦敦大学博士学位便依然回到祖国。新中国百废待兴,沈家祥知道,国家对医药行业最需要的就是抗生素。回国后,他领导攻坚小组,仅经过4个多月的研究就在1952年底完成了中国人自己创造的氯霉素的合成方法。后来,沈家祥对氯霉素生产工艺进行重大革新,大幅度降低了成本,使氯霉素终于能够迅速投入生产,新工艺于1957年推广并用于生产,标志着中国现代医药工业的发展进入了大规模、成批量生产的阶段。

沈家祥研究的内容,始终围绕着国家和百姓需要而展开,努力在原有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升华,并降低成本。当时甾体激素的品种中,有一个号称激素之王的地塞米松,这个药在当时是救命的特效药,被称为王牌激素。但其价格昂贵,老百姓用不起。中国如果要合成这个药物,从原料的来源、工艺路线、生产技术等方面来说,存在很多困难。但很多地方都急需这种药品,沈家祥就瞄准这个目标,用8年时间领导完成了地塞米松的合成研究,这个过程被沈家祥等戏称为八年抗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