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在铁道部和安徽经历的是一生中两次最惊心动魄的斗争,余建亭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新华网北京7月13日电
原轻工业部副部长、党组成员余建亭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年7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8岁。

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万里同志,于7月15日12点55分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9岁。

余建亭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中央有关领导同志以不同方式表示慰问和哀悼。

邓小平曾说,中国的改革始于农村,农村的改革始于安徽,万里同志是有功的。

余建亭

除此外,这位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和闯将,在其百年生涯中,还被赋予很多很高的评价:新中国城建的开拓者、包产到户,万里第一、安全正点万里行,解决难题的能手,当这些评语再映入眼帘,仍能感知到万里一生做过和经历过的实事震撼人心。

余建亭,原名朱哲均,江西省新建县人,1918年5月出生。193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参加革命工作,同年11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5年9月后,先后在北平燕京大学物理系、社会学系学习,参加了一二九运动。1937年到延安抗大学习,曾任海伦斯诺翻译,西北战地服务团秘书长,抗大政治干事,总政治部组织部干部股股长,军委军事工业局总支书记。1945年11月后,任嫩江省警备第一旅政治部副主任,富裕县委书记,讷河县委书记,东北局巡视团巡视员,陈云同志秘书。1949年5月后,任东北化工局局长,东北工业部生产处处长,国家计委燃料工业局副局长、工业生产综合计划局局长,国家计委委员兼重工业局局长,国家计委党组成员、重工业局领导小组组长,国家地质总局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党组副书记,轻工业部副部长、党组成员。1982年当选中纪委委员,曾任中央机构改革领导小组驻上海工作组负责人,轻工业部纪检组组长,中央整党工作指导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1996年5月离休。

1.一生中最惊心动魄的两次斗争

余建亭是政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万里认为,在铁道部和安徽经历的是一生中两次最惊心动魄的斗争。他曾跟大儿子万伯翱说过,老大,你不是喜欢写剧本嘛,这就是一出戏啊。

安全正点万里行

1975年1月18日,在全国人大四届一次会议上,59岁的万里被任命为铁道部部长,整顿当时国民经济最薄弱的首要环节。此时,他已是一个有着39年党龄的共产党人,也是在”文革”中几经沉浮的老干部了,此刻临危受命,他面对的是比战场和工地更为复杂的局面,因为这是一个”呼吸立成祸福、喜怒邃变炎凉”的特殊时期,党内政治生活的不正常,正在危及着党的事业和经济工作。而此时的中国铁路,正处在半瘫痪的状态,党性丧失,派性作祟;指挥不动,调度不灵。号称是大动脉,却不通不畅,恶果已经波及整个国民经济。

第三任铁道部长万里(资料图)

万里不自觉中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面对危局,万里没有让党中央失望,他以一个政治家的敏锐,牢牢地抓住问题的核心,他认为:派性问题是政治问题,不解决派性斗争,铁路复兴无望。很快,在他的主持下,中发(1975)9号文件,即《中共中央关于加强铁路工作的决定》经毛主席审阅后,下发实行。

随后,万里携令出京,他以政治家的魄力和果敢,一战徐州,再战郑州,三战兰州,用霹雳手段,果断清剿各种派性力量,拨乱反正,迅速打通陇海、京广、兰新等铁路枢纽。万里提出了四通八达,多装快跑,安全正点的口号,人们估计要3年才能整顿好的目标,他力排四人帮的干扰,用半年时间就实现了。半年过后,铁路正点率大幅上升,秩序逐步恢复正常,正像毛主席评价万里的一样,铁路开始”日行万里”,成为邓小平治理整顿的”开路先锋”。而万里作为党内一位杰出政治家的形象业已深入人心。

可是不久,随着邓小平的又一次下台,万里再次受到冲击,被剥夺了领导权,被批斗和气得患了重病,住进了北京医院。

安徽改革岁月

1977年夏,被解放出来的万里被分配到湖北省工作。临行前他去看望邓小平,邓小平这时处于半解放状态,已经可以自由行动,尚未公开露面。听万里说要去湖北,他迟疑了一下说:你不要着急走,再等一两天。邓去向当时中央的领导人建议,安徽这个老大难要有个得力的干部去。于是,万里就转而去了安徽。

1977年6月,万里被任命为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开始主政安徽。他一头扎进基层,半年走了3000里路。万伯翱说:父亲到了基层,对当地穷的程度大吃一惊,他看到农民没裤子穿,孩子都藏在地锅里取暖,临近年关,却为没有一两白面,吃不上饺子而发愁。父亲讲,《白毛女》里的杨白劳穷成那样,过年了也要给喜儿扎根红头绳,也要吃顿饺子呀!他马上命令农业部门开仓放粮,给每户农民5斤面过年。

万里调研从来都是轻车简从,身边只有一两个工作人员,车一停,自己就下去走。公社干部照着稿子念,万里一把夺过稿子,不听他们讲形式主义那一套,自己直接到农民家里去看。3个月后,安徽省委出台了农村工作六条(草案),简称省委六条。

许多农民特别是干部开始疑惑很大:六条说以生产为中心、尊重生产队的自主权,那么,阶级斗争这个纲还要不要呢?不是阶级斗争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吗?反响最大、争议也最多的是关于联产计酬的问题。省委六条吸收有些地方群众的创造,允许生产队下分作业组,以组包产,联系产量计算劳动报酬。广大农民认为大锅饭变小了,手脚也松了绑,对此特别高兴。而一些思想保守的领导干部和想多吃多占的基层干部则强烈反对。

邓小平和时任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万里在黄山

万伯翱说:要不是对农民感情深,父亲绝不会冒这个风险。1977年还在提倡农业学大寨,父亲却想,现在是百年不遇的大旱饥荒,农民没饭吃,这个大寨学不起啊。他对农业学大寨的会议淡然处之,对极左的形式主义那一套深恶痛绝。会议要求各省第一书记参加,但万里就是不去,叫下属去,万里还交代:你去只带着耳朵,什么话也不要讲,回来也不要传达,回来就抗灾、救命。

不久,全国各地对安徽的批评声此起彼伏,有人说:干部不是挂羊头卖狗肉,不是嘴上说社会主义,实际干资本主义,不管什么积极性都去鼓励,都去提倡。也有人告诉万里,一场大论战就要开始了,来势很凶,你可要小心点儿!当时真的是谈包色变,群众拿着报纸来找父亲,问他还坚不坚持包产到户。父亲坦然处之,只要群众吃饱饭,挨批斗就挨批斗吧。安徽被斗了两年多,斗得不可开交,最终是邓小平力排众议,才帮助父亲完成了改革。万伯翱回忆,当时父亲还跟母亲说,做好准备再次被打倒,乌纱帽不要了。可奇迹出现了,百年大旱之后第二年出现了丰收。小岗村农民利益和力量的结合,效果巨大。

在万里的强力推进下,小岗村的大包干经验一夜之间在安徽全境遍地推广,有民谣称要吃米,找万里。后来,这个曾经微不足道的小村庄成了中国农业改革开放的一个符号。现在被称为农业改革开放第一村。

2.新中国城建的开拓者

1958年3月,万里调北京市工作,先后任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处书记、北京市副市长。为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要建设一批国庆工程,包括十大建筑:即人民大会堂、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民族文化宫、民族饭店、北京火车站、北京农业展览馆、北京华侨大厦、钓鱼台国宾馆、工人体育场。这些重点工程,由总理周恩来领导,万里具体负责。

1958年9月8日,万里出席北京市国庆工程动员大会。他要求设计、施工质量,到世纪末以至下个世纪都用得上看得过。一定要超过过去,超过我们的老祖宗,做出无愧于世界先进水平的好的设计来。会后,根据中央指示,北京市委向各地建筑专家发出邀请信,请他们进京共同研究设计十大建筑。

到9月10日,分散在各地的建筑专家已齐聚北京。北京市委要求专家在5天内拿出第一稿设计方案。9月15日如期完成。到10月中旬已完成8套设计方案,送周恩来审定。周恩来最后确定了第8套方案,并经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通过。10月底国庆建筑工程陆续开工。

万里指挥修建的十大建筑之一人民大会堂

万里将全部精力集中在国庆工程上。根据周恩来提出的国庆工程,必须贯彻实用、经济和在可能情况下注意美观的原则,尤其是安全问题必须切实做好。大会堂的安全问题十分重要,它的寿命要比故宫和中山堂长,起码不应少于300年的指示,万里组织成立了大会堂结构安全小组,专门负责监督、检查结构安全工作。

经过10个月的艰苦奋战,1959年9月10日,人民大会堂正式竣工并交付使用。与此同时,其他几项国庆工程也陆续建成。在人民大会堂正式竣工的前一天,毛泽东视察了人民大会堂,当他看到只用10个月13天就完成了比故宫总建筑面积还大的工程,而故宫花了10多年才初步建成时,毛泽东称赞万里:你是万里嘛!别人是日行千里,而你是日行万里。1994年3月29日,在《万里论城市建设》一书出版之际,李瑞环为此书作序,称赞万里同志是新中国城市建设事业的开拓者和领导者。

3.元老们的故事

万里与邓小平

原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曾在《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一书中写道:万里同志是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忠实执行者,如果说小平同志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的话,那么,他就是高级工程师之一。

习仲勋和廖承志(中)、万里在一起

谈起父亲和邓小平的情感,万伯翱告诉记者:父亲从入党开始,便长期追随邓小平,成为邓的得力干将。父亲跟邓小平一起工作学到了很多东西:果断、坚定、看事物的敏锐眼光、处理事务的辩证方法等等;而邓小平之所以信任父亲,也因为危急时刻,父亲都能够扛得住,出色完成任务。

1949年,万里随刘邓大军南下,迅速有效地给刘邓大军组织筹备了大量军需。新中国成立后,万里一直跟着周恩来、邓小平搞经济建设。邓小平任政务院副总理,万里当第一任城建部长,1958年组织搞首都十大建筑;邓小平三下三上,有两次是万里与他风雨同舟同下同上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