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深圳红会对于提供的捐献案例信息,阿芬立即要求司机停车

没有立即直接送医院 长途客运公司被判赔偿1万元

闽南网7月9日讯
器官资源在中国是一种稀缺资源,成为各方争夺对象。今年5月,广州总医院的工作人员姚林爆料称,深圳红会存在逼医院捐款换取器官捐献资不给捐献信息因医院不捐款?

只有10天大的小婕(化名)在拥挤的长途客车旅途中,突然身体出现异样,不幸去世。在此过程中,司机并没把她直接送往医院,而是把她和临时监护人放在了最近的高速路出口,也正因此,该客运公司被认定对小婕的死亡负有一定责任。近日,广州中院判决客运公司赔偿小婕父母1万元。

姚林是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的器官获取组织(以下简称OPO)的工作人员。以往,深圳红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发现器官捐献者濒于脑死亡状态,便会通知姚林。但几个月以来,姚林都没有从深圳红会处得到相关信息。

女婴异样司机没及时停车

“不再提供信息,可能和我们医院不捐款有关。”姚林说,深圳红会凭借所掌握的潜在捐献者信息,要求医院捐款。深圳红会要求医院捐钱的理由是,要建立人体器官捐献人道救助基金。

2012年3月14日下午3:30左右,出生仅10天的小婕被爸爸妈妈交给了他们的嫂子阿芬,从贵州省绥阳县小河子半路搭乘了陆运公司从贵州省正安县到广州市番禺区的长途班车。在拥挤、空气混浊的长途班车上待了20个小时后,第二天上午,当班车经高速公路行驶到广东佛山境内的三水大桥时,小婕的身体状况突然出现异常。阿芬立即要求司机停车,然而当时车子正行驶在高速公路的大桥上,司机并未立即停车,而是在十多分钟后到达最近的一个出口处停车。司机让阿芬带着孩子下车,阿芬抱着小婕搭上了在出口处揽生意的一辆三轮摩托车往佛山市三水区人民医院救治。不幸的是,小婕经抢救无效,在3月15日12时死亡,病历记载的死亡原因是心源性肺水肿,猝死。

广州一家移植医院的OPO工作人员透露,深圳红会对于提供的捐献案例信息,有具体的价格标准,平均每一例完成器官获取的捐献为10万元。而深圳红会的两名器官协调员表示,捐献者身后丧葬费等人道救助资金不超过2万元。“而且医院的这笔捐款用途的明细,深圳红会从未公开过。”姚林说。

小婕爸妈悲痛欲绝,两人认为,司机没有立即停车,停车后又不送孩子到医院,而是让她们搭乘摩托车,耽误并且加重了小婕的病情,因此他们将陆运公司告上法庭索赔28万余元。

由于救助资金使用不透明,医学界一些人士认为,红会有为自己牟利之嫌。

一审家长败诉

深圳红会回应:

理由1:

收支没必要公开

出口停车是最有效措施

前日,深圳红会副会长赵丽珍表示,要求医院捐赠的数额,每例情况都不同,没有平均捐款10万的说法。赵丽珍未透露要求捐款的具体数字。

一审番禺法院认为,阿芬发现孩子生病并要求陆运公司班车司机停车时,班车正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如司机即时违章停车下客,阿芬半途中根本无法转乘其他交通工具并最快赶到附近医院救治。显然,此时最合理、最有效的措施就是班车尽快赶到最近出口,而非即时停车。而作为小婕临时监护人的阿芬则完全可自行拨打急救电话。

对于捐款并不公开的质疑,赵丽珍认为,捐款的具体收支情况,包括工作经费,没必要对社会公众公开。

理由2:

摩托车更熟悉医院路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