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蒋洁敏在国资委的生活,由郭氏亲族掌舵的新鸿基土地资金财产以218亿元夺下北京徐家汇地王

新鸿基地产夺下上海徐家汇地王 李嘉诚撤资内地

蒋洁敏在国资委的日子

就在李嘉诚撤资内地和香港之际,香港几大富豪却不约而同地增资内地资产。

“怪不得在委里很少能看到蒋洁敏,原来这半年他一直在接受调查。”国资委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9月2日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由郭氏家族掌舵的新鸿基地产以218亿元夺下上海徐家汇地王,九龙仓集团近年来大手笔增持多家内地房地产公司股票,恒基地产掌门人“四叔”李兆基频繁增持自家股票提振信心。

9月1日上午11点,新华网发布消息称,从中央纪委获悉,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蒋洁敏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当晚,国资委将其网站上所有涉及蒋的信息全部撤除。

在这轮以一二线经济发达城市为核心的房地产热潮中,港资地产商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分歧,耐人寻味。

今年58岁的蒋洁敏是新一届政府首个落马的正部级干部,也是十八大后首个被查处的中央委员。从履新到落马,蒋洁敏在国资委主任的位置上还没坐满半年,而把他最终拉下马的,却是其在主政中石油时的往事。

新鸿基抢下徐家汇地王

蒋洁敏最新消息已被免职。因果早注定。现在回过头来看,早在蒋洁敏被调离中石油遣往国资委时,故事的结局就有了端倪,本报记者采访到的诸多细节也最终得到了证实。

李嘉诚抛售北京上海物业。8月29日,“长和系”宣布以30.3亿港元出售位于广州的购物中心西城都荟广场。据有关媒体统计,“长和系”通过转手百佳超市、上海陆家嘴东方汇经中心和广州西城都荟广场三大项目,可套现近300亿元人民币。

离开中石油的日子

作为华人首富的李嘉诚,旗下“长和系”的一举一动往往被业界解读为港资企业战略转向的风向标。

蒋洁敏离开中石油之后,其人生轨迹也随之发生了大变化。

但在9月5日举行的上海徐家汇中心地块拍卖会上,这样的忧虑被一扫而空。新鸿基、恒基兆业与九龙仓三大港资企业联诀现身,徐家汇地王最终被新鸿基地产近218亿元的成交价,仿佛昭示着这些港资大鳄看多内地楼市的决心。

据上述国资委官员透露,蒋洁敏上任国资委主任后的一段时间,委里的文件还经常套用“蒋洁敏指示”等字句,但从4月过后这样的话就不用了,而且委里文件批复也不再向蒋洁敏请示,而是直接找时任副主任的邵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不计成本抢下徐家汇地王的新鸿基,去年联合万科、绿地以54亿元拿下上海南站商务区地块,今年也在上海浦东与浙江宁波连夺两地。

当时,蒋洁敏作为国资委主任负责全面工作,而邵宁虽然在3月份进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但他一直在担任国资委副主任、党委副书记职务,直到8月份由于年龄原因离任。

更引人关注的是,九龙仓近年来频频在资本市场做多优质内地房产股,公司不仅于去年6月以51亿港元投入绿城中国,控制后者24.6%的股权,同时还持有远洋地产6.02%的股份,九龙仓主席吴光正更频繁增持龙湖地产股份,成为龙湖地产第二大单一股东。

“按理来说,邵宁不能越俎代庖,行使蒋洁敏的职权,现在分析来看,这其中应该是另有他意。”上述国资委官员称。

与前两者相比,被誉为“亚洲股神”的四叔却选择在股市做多房地产。截至8月22日,李兆基于今年内共54次增持恒基地产股票,累计投入资金30.6亿港元,“四叔”的大手笔增持为内地资产投下信任一票。

“蒋比他的前任王勇还低调。”另一位国资委官员对本报记者介绍,“王勇在任的时候虽然很少公开露面,但经常到企业、基层调研,但蒋洁敏不是。”公开资料显示,蒋洁敏自3月出任国资委主任以来,共出席公开活动20次,只有8月以来出席的几次公开活动与调研有关。

“超人”战绩更胜一筹

坊间盛传的一个细节是,在蒋任期的半年内,国资委的一些公开邮箱塞满了各种各样关于蒋洁敏的举报信。本报记者向国资委核实,国资委新闻处的官员回复称“以新华社报道为准”。

在盛富资本和协纵国际总裁黄立冲看来,与长和系战略西移相比,新鸿基、恒基、九龙仓等却在加重内地投资配置,与这些企业缺乏国际化布局有密切关系。

事实上,早在去年8月,就有消息传出“蒋洁敏在8月15日借海外招标之际在境外失踪”,蒋时任中石油董事长。中石油随即澄清,“蒋洁敏正在住院休养,并非失踪。”去年9月,蒋再次公开露面,随后当选为十八大中央委员。

“随着今年初香港特区政府出台一系列楼市调控政策,香港楼市出现了明显的降温,导致港资企业对香港房地产市场的前景由乐观转向谨慎,这些上市公司出于业绩增长的压力,它们也需要新的投资去向,但由于缺乏国际化布局,无论是新鸿基、恒基地产还是九龙仓,他们的投资布局调整也只能局限于内地”,黄立冲认为。

随着蒋的一路升迁,传言似乎在不攻自破,他不仅当选了中央委员,后来又被任命为国资委主任。今年3月18日,中组部召开国资委全委大会,宣布蒋洁敏接替王勇出任国资委主任。但意外的是,如此重要的人事任免信息,国资委网站却迟迟没有更新,直至几天后才挂出蒋洁敏就职的信息。

翻开历史,每当金融危机或者经济衰退来临,李嘉诚往往看得更准,并能借助危机使个人财富更上一层楼。

多位国资委官员向本报记者证实:蒋洁敏也没有第一时间在国资委大院办公,他第一次在国资委公开露面是3月26日的全委工作会议上。

以上世纪90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为例,1998年5月,新鸿基地产推出青衣晓峰园160多个单位,楼面售价为4280港元/平方英尺,但随即遭到长江实业的狙击,长实以比市价低两成的“超震撼价”推出青衣地铁站上盖盈翠半岛,结果开售当天1300个单位全部售罄,而新鸿基的晓峰园则只售出约80个单位。

让人感到意外的事还不止这些。任命蒋洁敏的当天,中组部副部长王尔乘同时宣布张毅担任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兼副主任。

摩根士丹利同期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香港住宅市场自1997年6月以后持续下滑的形势,证明这是一个恰当的策略。长实对降价如此随意,也是因为它的收入来源比其他开发商更加多元化。”

这种“双首长制”的安排,在国资委成立之初曾出现过,当时李荣融为主任,李毅中为党委书记,2005年李毅中调任国家安监总局任局长后,国资委主任与党委书记开始由同一人担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