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加快公立医院改革,中国此次经济体制改革就是要转变政府的主导角色

新加坡《联合早报》指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经济体制为新一轮改革的重点,就是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就是要激活市场的活力。

鼓励社会办医,优先支持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社会资金可直接投向资源稀缺及满足多元需求服务领域,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允许医师多点执业,允许民办医疗机构纳入医保定点范围。

香港《文汇报》指出,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市场在资源分配中起决定性作用”,在《决定》中进一步体现。“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政府不进行不当干预。”《决定》表示,推进水、石油、天然气、电力、交通、电信等领域价格改革,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扩大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此外,无论是建设用地市场,还是金融市场,抑或科技创新领域的改革,“市场”都成为关键词和主方向。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今日全文播发。《决定》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美国《侨报》援引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观点表示,中国改革第二次高潮来临,其中明线以重笔墨画出经济体制改革。《决定》提到,要全面深化改革,经济体制改革是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这是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突破,强调市场意在破除价格垄断。”

有关人口理论认为,一个国家的生育率在2.1的水平,才能达到世代更替水平,即育龄妇女平均生育2.1个子女才能在其长大后替代父母的数量,维持既有人口数量不变。低于2.1和2.0以下被称为低生育率,1.5以下则是超低生育率。

香港《商报》指出,事实上,对于国企改革的方向或路径,存在着较为鲜明的分歧。《决定》称“国有企业总体上已经同市场经济相融合”,即使是次改革并未直接触动国企垄断地位,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国企生存环境将发生重大变化。

加快公立医院改革,中国此次经济体制改革就是要转变政府的主导角色。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统筹推进医疗保障、医疗服务、公共卫生、药品供应、监管体制综合改革。深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综合改革,健全网络化城乡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运行机制。加快公立医院改革,落实政府责任,建立科学的医疗绩效评价机制和适应行业特点的人才培养、人事薪酬制度。完善合理分级诊疗模式,建立社区医生和居民契约服务关系。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促进优质医疗资源纵向流动。加强区域公共卫生服务资源整合。取消以药补医,理顺医药价格,建立科学补偿机制。改革医保支付方式,健全全民医保体系。加快健全重特大疾病医疗保险和救助制度。完善中医药事业发展政策和机制。

香港《经济日报》指出,国企改革,不是外界期望的要全面打压国企,只是要求国企逐步让利,在2020年时上缴红利由目前15%倍增至30%,另一方面则逐步开放国企垄断行业予民企经营,避免利益集团反对太大或社会闹出大折腾。只要蓝图明确、目标清晰,就可一步步地缩小国企在改革的障碍。

《决定》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市场化改革”不断被强化

新华社北京11月15日电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王占阳分析认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就是市场改革,将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作为经济改革的重点,是中央将政府向市场放权的一个重要标志。同时,非常明确地使用了市场化改革这样的概念,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是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的遵循规律。

上月底,北京大学中国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郭志刚在“中国生育政策改革主题沙龙”介绍,近20年来,几乎所有的全国人口调查均反映,中国总和生育率处于1.3~1.5之间非常低的水平,也就是说一个家庭生育子女不到两个。他认为调整生育政策并不会造成“生育反弹”,只有尽快调整,才能避免中国过早进入人口负增长阶段。

台湾《旺报》指出,不论是简政放权,还是简化审批流程;不论是市场化或是打破垄断,三中全会有关改革的各项决定,都在向外界昭告,在未来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大陆政府的职能角色即将产生巨大的变化,也就是由主导角色,逐渐过渡到开放式的辅导角色,这个转变不会在瞬间完成,但确实已经启动了。

《决定》提出,统筹推进医疗保障、医疗服务、公共卫生、药品供应、监管体制综合改革。深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综合改革,健全网络化城乡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运行机制。加快公立医院改革,落实政府责任,建立科学的医疗绩效评价机制和适应行业特点的人才培养、人事薪酬制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