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5个孩子的遗体已于20日凌晨2点在毕节殡仪馆火化,莫言的大哥管谟贤做客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流浪分工乞讨5人共享一碗米粉

管谟贤透露,获得诺贝尔奖后的莫言肯定会继续创作,而且写的一定是高密东北乡的故事,“很可能是反腐败故事,他以前和我谈过”。莫言目前正在为去瑞典领奖做准备,除发言稿之外,还要准备燕尾服、学跳舞等。夫人和女儿,还有其他朋友将和他一起去瑞典。

20日,两位律师分别致信毕节公安局和教育局,申请公开办案细节。

管谟贤说,高密也有一个莫言研究会,他们研究总结了四点:天才的莫言,勤奋的莫言,高密的莫言,世界的莫言。“我们过去好像不大承认天才,总是说‘天才是99%的汗水+1%的天分’,但我觉得搞文学总是还要有天才的,这恐怕是后天学不来的。”

家长11天前曾报案律师质疑警方不作为

为写小说莫言吃尽苦头

居民事后回忆,事发前一周,已见五个蓬头垢面的小男孩在附近活动。5个孩子曾出现在毕节学院门口,拦路抱腿要钱。5个人买一大碗米粉要了5双筷子。

对人才培养要求“全面发展”有异议

记者调查显示:5名闷死少年的父亲为三兄弟,一人务农两人外出务工,都家境贫寒,子女众多。在出事的5个兄弟中,有两人因没有户口而辍学。5名孩子去年底就曾离家流浪,乞讨为生,当时被民政部门发现送回家中。

管谟贤说,“为什么我不会写小说?因为我觉得我吃不了这个苦。”

出事的5个兄弟中,只有陶中井一人还在读书。12岁的陶中井,在海子街镇干沟小学念六年级。13岁的陶中林读到小学三年级,因为成绩不好,辍学回家放牛;11岁的陶中红因为曾经中途辍学,今年9月报名未成功,改上村里200元一期的学前班;另外两个孩子,陶冲和陶波,因为没有户口,只上了一年学,就因是“黑户”,没法继续报名而辍学。

在大哥眼里,莫言在文学方面是有天分的。管谟贤说,自学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没有一定的天才,也学不进去,尤其是在当时极为艰难的条件下。莫言小学五年级失学后,只有利用农活休息时间,下雨、阴天、晚上来学习。没有书读了,连农村墙上糊墙的报纸都读完了。有的报纸是横着贴的,莫言就会歪着头看。

曾与5个孩子有过深入接触的毕节热心市民告诉记者,流浪期间,他们经常穿着单衣,围在市区餐馆门外的火炉旁烤火,晚上住在当地电视塔下、地下通道或街道废弃的封闭空间里。白天5人会分工到市区各街道乞讨,在饥寒交迫的状态下,时常会偷些干粮和小额钱财。

管谟贤为此还陷入了对当前教育的思考。“我老在思考我们的教育方针,让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我觉得这恐怕不行。”管谟贤说,有的天生爱读书,有的天生不爱读书,但手特别灵巧,莫言是,他的一个伙伴也是。“我小时候有很好的小伙伴,连读两个一年级,老是留级,但干农活我从来干不过他,人家就很快。干完了帮我干。我感觉,人恐怕各有所长。”

北京市瑞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方平认为,公安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家长报案到发现5名儿童死亡,整整11天,时间这么长,事发地点也不远,警方可能存在不作为。

莫言大哥山大讲述弟弟小说创作背后的故事并透露

陶进才说,老二陶进友育有四子三女,老四陶学元三子一女,陶元伍膝下3个都是男娃。陶进友一直在家务农,陶学元和陶元伍去年到深圳打工,“捡垃圾、收废品”。

管谟贤比莫言大12岁。“从小我观察他,发现他非常敏感,对大人的脸色、语言的内涵理解的特别快,特别善于观察。可以说具有超人的观察力,什么事他一看就明白,牢记不忘。”他还举了个关于自己的例子:他和妻子刚开始有恋爱苗头的时候,就是莫言第一个发现的。“1967年我回家探亲,她给我写几封信,莫言一看,在我父母面前说,‘大哥有女朋友了’。”“当时我极力否认,说对方是个男的,因为老伴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棣”。莫言坚持说不是,那时候才11岁。所以我说他很有观察力。”管谟贤说,莫言具有丰富的想象力,读过他作品的人就会知道。“你想不到的他能想到,你想不到的话他能想到。恐怕先天也有一点,当然后天训练也很重要。”

5日,星期一,班主任郑绍权点名发现陶中井未到,向校领导汇报,再到陶家,才知道孩子出走了。10月份,陶中井也曾逃课,班主任上门家访,孩子第二天回了学校。但这一次,家长和老师没能找到孩子。10天后,五兄弟的尸体,在毕节城区一个垃圾箱内被发现。

[坚韧不拔]

目前,区镇一级已经有8人被问责,但两位律师认为不够,他们认为,只有公布更多的细节和事实,对政府的问责才能彻底,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才能制度化。

莫言创作,坚韧不拔,吃尽苦头。他在南关,1994年搬到县城南关,每写几张就拿到学校来给我看,右手中指茧子很厚。“为什么我不会写小说?因为我觉得我吃不了这个苦。”管谟贤说,莫言在当时的环境下在高密大地上生活了20年,念了五年书,当兵前还在高密棉油厂当了两年临时工。有人说饥饿和孤独的童年是作家的一笔财富,我不大同意这种干法。那幸福生活就不是财富了?幸福生活吃好的穿好的,莫言的大脑还能发育的更好一些。言语间无不流露出长兄对弟弟的疼惜。

江苏志仁律师事务所律师封顶说,防止适龄儿童辍学是政府及教育部门的义务。如果各级政府都能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这些花季少年就不会惨死。封顶要求毕节市教育局公布七星关区的城乡辍学率以及此次出事少年辍学的具体原因。

5个孩子的遗体已于20日凌晨2点在毕节殡仪馆火化,莫言的大哥管谟贤做客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昨晚,莫言的大哥管谟贤做客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新杏坛”,为山大学子讲述了莫言小说创作背后的故事。管谟贤说,作为大哥,在山大爆弟弟的料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作为莫言走向文学道路的“领路人”,他还是给大家讲述了莫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透露莫言下一部小说一定还是写高密东北乡,内容可能会写反腐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